络绎不绝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离死别 > 正文内容

蒋夏的夏天_日记大全

来源:络绎不绝网   时间: 2018-01-02

我喜欢夏这个字,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夏天的烈日,但是夏天的树吹着凉凉的风真的很舒服。我就把这个女孩子叫做夏,蒋夏。她的身边有很多朋友,有时又要去怀念他们真的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有时候这些朋友很遥远,自己就像缩在一个壳里。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这是关于暗恋和自我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情节,只是很平常的人和事。在朋友身边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就像个影子。

每天早上起来都看见蒋夏在衣橱乱扒衣服,一套一套的试穿,“真是说得对,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了那么一件衣服,太了解女人了!”“蒋夏,你好了没,上班就快要迟到了。”“好啦,好啦!”蒋夏快速的解决掉妈妈做的早餐,匆匆跑出门。站在小区的玻璃门前照了一下,又跑回到家里,换上T恤和短裤,画好的眼线又赶紧擦掉,只稍稍涂了一层口红,就又跑出去了。赶早班地铁的人总是很多,幸好,公司不是离得很远。“蒋夏,我看你是不想恋爱了。就你这种打扮,连我都不想多看两眼,赶紧的擦擦吧!”“这是什么话,我心待发芽!”“完了,完了,田欣,这下真成熊猫眼了。”果然镜子里出现两圈深深的黑色眼圈。“别看我啊,今天真没带!田欣很无辜的样子,”“是吗?你会没带,你这个不化妆就不出门的人。”“蒋夏,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活该,你这人就是欠你知道吗,每天在镜子前化好妆穿好衣服,你非要在上班之前换上这大妈服。”“对对对,我就是欠的,你这个美貌如花,心如棉絮的大美人,能不能救救落难的大妈呢!”面对蒋夏伸过来的魔抓,田欣早就已经闪到一边了,两个人,你抓我躲的。“绵阳市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呼啦,呼啦,呼啦”“好的,好的,总编我马上到”“蒋夏,我不跟你闹了,我还有事,你就自救吧”

蒋夏对着镜子用卫生纸很搓,一边叹气,“大妈,这是给你的,记住千万省着点用。”田欣露出一个脑袋瓜子就闪掉了。果真又是一个像风一样的女子啊!窗外的天空泛着布的白。以前也有一群像风一样的人,现在他们真的像风一样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蒋夏今天晚上出来喝酒吃肉,老地方见!”蒋夏有时都在怀疑,这些么个人是不是就是在喝酒的时候才会想到我。夜晚总是很安静也很让人感到舒服,不像白天每个人都很燥,都蓄势待发的想要完结这个世界。三五成群的人围在路边的街摊大口的喝酒吃肉,完全不是白天的西装革履,进出干净整洁的餐厅,细嚼慢咽优雅的吃像,这样才叫爽快。“喂,蒋夏,到哪啦?都等着你呢!”我已经到了,怎么没看到你们人呢!“蒋夏,这边!”“天哪,你们就不能低调点吗?”刚坐下,蒋夏就开始絮叨。这个位置还不低调吗?“的确这里是够低调了,成群成群的都是不低调的人。”这也是老板才加的,客人实在是太多,我们这硬是被开辟出来的。“小屋带着点戏虐说到。”“蒋夏来的最迟,罚一杯”这契入心脾的冰凉让刚刚的燥热一扫而光。借着灯光我打量着大家,这个圈子真的很奇怪,有未出名的编剧小屋,有跳爵士舞的胡胡,有IT男木瓜,有键盘手罗宾森,有职业病的梅子,有天然呆萌魅力不凡的杨杨,还有我这个貌不惊人,话不多的蒋夏。聚在一起讲的最多的还是大家在一起上班的日子,讲女老板如何如何的管理公司,压榨员工,目光短浅本溪最大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但是我,胡胡,罗宾森也有不得不佩服她的一面。

在我们三个人的心里都留有她带给我们一些温暖的东西。我很喜欢胡胡,白皙的皮肤,个头娇小很惹人怜爱,她爱撒娇,但是你不会觉得她很作,她处事的方法不像我优柔寡断,她很果断,也很有头脑,不管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她都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坐在我对面的是罗宾森,戴着眼镜,皮肤不是很白但是却透着光,笑起来深深浅浅的酒窝很可爱很温暖。我对他一直有一种情愫,这种感觉我们彼此都能感觉到,却一直就这样搁置着,不冷不淡。他喜欢胡胡,我一直都知道,他追随她的目光我觉得格外的刺眼,但还是要微笑。“蒋夏,你还真是个女汉子,酒量这么大。”“呵呵……这是遇到你们我的酒量才不得不大”目光带笑的扫视大家一圈,他的目光总想让我躲起来。偏过头,看着他们,觉得真的很配,就该是这样的女子。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K歌吧,一群人又风风火火的杀过去。安静的坐在一边是我的专长。我不得不承认,这个选择有多么的明智,他们的喜怒哀乐都在这个狭小空间里释放,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我爱的人,他已经有了爱人。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她真幸福,幸福的真残忍。让我又爱又恨她的爱怎么那么深。我爱的人她已有了爱人,从他们的眼神说明了我不可能,每当听见她或他说(我们)就像听见爱情永恒的嘲笑声。”夜晚的地铁里,三三两两的人,就像鱼的骨头学着蛇在铁轨上弯弯曲曲的前行。玻璃上的女孩齐刘海,到下巴的短发,T恤,不白的肤色,普普通通的样貌,唯一可以夸得就是她高挑药物治疗癫痫,但是一停药病情就发作,为什么?的身材,可这也让她冠宇女汉子的称号。“是唱给谁听得呢,是胡胡,还是前任,前任的前任,怎么想哭呢,我不知道我喜欢他有多深,但是听他唱歌我就想哭,明明是个花花公子,怎么可以这么深情的眷着一个人。”

伤心的时间,开心时间,都会在夜晚暂时的画上一个句号。月亮在追着太阳跑。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蒋夏还是一样的每天早上换装,明明不是个高调的人,却把嘴巴涂抹的很红。她的身边从来不缺少故事,尤其是爱情的故事。最好的闺蜜楠喜欢上了一个已婚的男人,偷偷跑到他工作的地方,只要有机会就想约他出来,我们叫他十六号。闺蜜宝儿闪电结婚又闪电离婚,闪电恋爱又闪电分手,以前我们还会吵吵嚷嚷,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身边的同学刚跟男友分手原因是异地恋,两人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不说话,相识十年。小屋说他有女朋友了,我觉很差异,再没过几天,他说女孩走了,又剩下他孤单一人,说他孤单谁会信呢,身边美女朋友一大群,只是哥哥都是别人家的。他说“蒋夏,我不是担心我不要人家,而是人家要不要我。”这句话分量实在是太重了,压得蒋夏顿了好久。

一年里头大大小小的节日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度过的,没有鲜花,没有酒精的麻痹,没有像风一样的一群人,反而就是安安静静的入睡,听着那首《我爱的人》,唱着莫文蔚的《爱情》。惊讶总是隐藏在平淡中,接到胡胡的电话我只说了一个字“好”。这次不再是老地方,比以前的地方小很多,各种人都有。她手上的烟在这个吵杂的地方看起来格外的安吐鲁番市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羊羔疯静,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她,这种事情一直都不是我的强项,我很安静,安静的像是在听别人内心撕裂的声音。

我很想也去点燃一支烟,可是我只会喝酒。“我和他分手了。”“我知道”“我很难过”有谁会去在意两个姑娘,在街边说破碎的爱情,喝酒,抽烟,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罗宾森,他追过很多女孩,公司漂亮的他都追过。”其实,我觉得他很喜欢你“”他只是太寂寞了,他会说:“一起吃个饭那,喝杯茶呀”只是说看看哪个愿意而已。“”嗯,来我们喝酒“灼烧的肠胃在翻搅着,心里凉凉的,很清醒。

我们之间算什么呢,那踏实的温度,温暖的怀抱,突然有种背叛的感觉,可又怎么能说是背叛呢,我们没谈过,仅仅只是在酒醉之后拥抱过。我很在乎是因为我没和谁拥抱过,而他却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我在意的是他的不在意。那晚喝了多少不记得,晕晕乎乎的把胡胡送回家,自己再回家,关于他的一切却记得很清楚。第二天,蒋夏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胡胡分手了,对他还是不能狠下心的讨厌,删掉了那首《我爱的人》,通讯录里不再有这个人,世界看起来都归于平静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提起过那个温度。

蒋夏的世界似乎都是平淡的像死了一万次的猫,在朋友的世界里像个影子,他们记得有个叫蒋夏的影子,很轻也很淡。我是蒋夏,现在依然没有恋爱,依然喜欢涂红色的口红,依然在听《迷迭香》在他还是懵懂少年的时候喜欢的歌。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srjrb.com  络绎不绝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